• 亲爱的kriek:

          很久没有和你说说话了。工作开始忙了吗,生活还空虚吗?新工作开始了,也迎来新生活了么?

          我知道。你昨晚哭了很久,哭到后来你昏昏沉沉的睡去,我很是心疼。那个开朗的女孩,那个真诚的女孩,那个勇敢又坚定的女孩,到哪里去了。我知道,在那个夜晚,很多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一瞬间袭来,让你不知所措,更痛恨自己的后知后觉吧。你开始怀疑自己,开始看不懂所发生的一切,开始疑惑自己的人生为何突然脱离了轨道。你怀疑身边的一切事物,怀疑身边的所有人。他们的存在,于你到底有什么关系。还是,只有你一厢情愿的,要把这些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爱情,友情。那真实的一切难道真的在20岁的那年夏天就已经走到终结了么,剩下来的,只是一些自以为的天真,或者是傻。是这样的么,你不断问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 亲爱的kriek。别再活在过去。你没有注意到吗?你现在躺在床上,盖着的被子不再是三年前的绿色碎花,房间里的灯饰不再是朴素的灯泡,房间里的门不是你曾经熟悉的米色。你走出门,遇到的都是陌生的脸。甚至,你不会再穿当年那条灰色的连衣裙,也不会再把头发绑成麻花辫子。

         一切都不一样了。知道吗。

          那些青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。你永远没有办法再在树荫下面,牵着那个男孩的手。你永远没有办法再在雨天里,哭着抱住那个女孩。你永远没有办法和那一大帮朋友躺着深夜的校道上,放肆的喧哗吵闹。是的,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不能再回头了。而你现在遇到的这些人,他们并没有义务要负责你的喜怒哀乐。但是你必须对他们真诚。这是你唯一区别于这个冷漠的世界的方式。但是,你的付出,不可以奢望着回报。当然,你会觉得这不公平。但是,如果你算计着你们之间的平衡关系,那你和那个处心积虑只想要得到那些不属于自己东西的人,有什么不同呢。我们偶尔逆反生活对我们的折磨,可是我们更应该去适应。朋友,有几个就够了。接下来的那些,只要真诚相待就足够。

          而那些已经被风吹散了的爱情,真的都不属于你。别心存芥蒂,他们都没有错。要相信,一开始,他们都爱你,都希望每天见到你,都希望握住你柔软的手,都希望听你的声音叫出他们的名字。只是后来,他们发现要担负起你的爱情是一个艰巨的工程,而他们尚未做好准备,来迎接你深沉而厚重的到来。于是他们选择对你坦白。是的,他们的决然离开,不是因为狠心,不是因为欺骗,更不是因为你不好。而是他们真的已经不爱了。就像你曾经爱不释手的玩具,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你慢慢长大,它也会逐渐的丢失在家里某个布满尘埃的角落。他们的离开,都是出自对你的忠诚。爱的时候,是真的用力在爱;而不爱的时候,也是真的不爱了。原谅他们。

          先说到这里。相信我,总会有人心疼你。而那些不懂珍惜的,就让他们滚离你的生活吧。

    Tag:
  •     那一夜的台风,叫浣熊。我穿着一件单衣站在角落里,冻得瑟瑟发抖。舞台上的Eason很遥远,我努力地盯着大屏幕,认真辨认他的模样,想要把他的眼角眉梢看出个端倪。然而他只是华丽的如同一场梦境,挡在我眼前的,分不清是雨还是雾。 

        他坐在台阶上,轻柔地唱起好久不见。我突然失掉了任何语言。身边欢呼的人们刹时定格,整个世界变得哑然。那阵歌声如同一把荆棘造的剑,温柔地刺穿了我的五脏六腑。我的鼻头分明渗出了汗,头发上的雨滴掉进我的眼睛里,一眨眼,就化成那种叫眼泪的东西,冲刷过脸上那些濒临苍老的纹理。

        我挂念你。电话号码我熟到烂在了心里,然而每按下一个数字都那般艰难。第一通电话,你没有接,我便再拨;第二通电话,你接了,我没有说话,于是你很快便挂掉,我心不息,再拨通;第三通电话,你接了,又很快挂断。亲爱的,你甚至连他的一句歌词都没有听完整。我只想让你听,听他唱这首歌。

        我知道你定会责怪我,是我没有说话。我甚至没有把听筒放在耳边。我只是看着手机屏幕从接通到挂断。依稀听见你在那头说,喂?喂?
        喂?喂。

        你的电话打过来,我没有再接。你信息发过来,我只是说,晚安。遗憾的不是我们不牵手不问候不联络,遗憾的是我不能陪你过下半生。知道吗,这曾是我最大心愿。晚安,再见,我还有多少句结束语可以对你说。

        他一曲已唱完,歌里歌外的一切,请都忘了吧。我用曾经铺满你体温的指尖,用力捏着你留给我的一句保重,撑过一年。我深信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,抑或幻想主义者。现实横在眼前,我却执意选择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,那些你要我看到的瞬间,我闭上了眼睛封住了耳朵。我愿意为你停住我的时间,只待你伸出手,总有一个按钮让你来重新开启。我把自己圈成了坚强的形状,你却为什么忘记回来的路,遗弃掉我,就像舍弃掉一支铅笔一张废纸一样吗。

        可惜你尚未见到我为你盛开就转身离开,于是爱你的那个我枝叶枯萎,根茎腐烂。然后,我很快地就老了。你曾经是一束光,照亮了我面前的方向。如今你灭了,而我也不过是重新回到从前的黑暗而已。不过如此。Eason告诉我,路一直都在。要怎么摸黑着前行,终归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

        最后的一首歌,他唱了与我常在。这是我最爱的歌。距离我第一次听,已经过去数年。我连忙用双手捂住眼睛耳朵,乞求留住这短暂的片刻声响,然而时日便从我的指缝里滑了出去。很多东西随着他们滑了出来,顺着阴冷的雨水,冲破了我的身体。我来不及挥手告别,全场灯光就已经骤然熄灭。

        我想,我还是输给了时间。

    Tag:
  • 今晚逛街。我不过是想吃KFC,却耻于开口。我不是海归不是城画不是本地蛇更不是新新人类。我放不开。我勇于承认自己是个俗人,却不愿意说我想吃可能含有苏丹红的奥尔良烤翅。

    她突然发出感叹。我们会嫁不出去吗?23岁的时候我们在焦虑,也许有些无谓。可是3年很快过的,5年很快过的,10年很快过的……

    就这样过去了。如果我们还是老样子,这真让人焦虑不安。

    她说。到30岁的时候,嫁给谁其实都是一样的。而标榜独身主义,只不过是为自己找好后路。

    我想我明白。找后路的心情。

    就是那种。遍寻不果然后落荒而逃。